十景缎 第一百四十章

    时间:2018-06-09 呼延凤又哼了一声,双目盯着慕容修,见他嘴角扬起一丝冷冷的笑容,心中大感厌憎,一振斗篷,转过身去。
      文渊说道:「慕容兄,你打算前去赴宴?」慕容修道:「谁想去这种鬼玩意?
      只不过大爷我受人之托,要去大闹一场,你这小子偏偏又丢了女人,两件事并做一件办罢了。「文渊甚感好奇,道:」受人之托?是什么 人?「
      慕容修忽然诡异地笑了笑,道:「这就不好说了。」文渊心里更是奇怪,一望小慕容,见她笑嘻嘻地向自己眨眨眼,瞧来是清楚内情,只 是不好当着众人面前说出来而已,当下也不多问,说道:「那么就由慕容兄引路,带我们往夺香宴去了?」
      慕容修嘿嘿一笑,道:「带这一大群姑娘?那可不成。你知道夺香宴是怎么一回事?带这些小姑娘去,那是摆明推她们进火坑了。文渊, 向扬,你们自己带着一个姑娘去,加上我跟蓝三庄主,一共六个人去便了。」文渊一想:「云霄派的各位姑娘大多年轻,武功不够纯熟,要是 失陷在夺香宴上,那就糟糕之极,慕容兄这样考虑,也是有理。」当下朝向扬道:「师兄,你也去吗?」
      向扬道:「既然有慕容兄出马,事情已好办得多,我便先不与你同行了。待我等到婉雁,倘若夺香宴之期未到,将她安顿好后,我再赶去助你。」
      文渊点点头,道:「原该如此,应当先顾好赵姑娘才是。」
      骆金铃见到蓝灵玉跟着慕容修过来,心中暗自危栗,压低了帽缘,生怕被她认出。她曾在巾帼庄中进行反间,虽然在被杨小鹃识破后便即 离开,没再跟蓝灵玉照过面,但是若蓝灵玉对她尚有印象,身份立时暴露,当下一句话也不说,暗暗观察蓝灵玉。却见蓝灵玉神情不定,瞧着 远方,不知怀着什么心事。
      向扬却想起自己曾答允帮骆金铃投入巾帼庄,当下走上一步,说道:「蓝姑娘,贵庄另外三位庄主,都已回巾帼庄了么?」蓝灵玉似从梦 中惊醒,身子一晃,呆了一呆,才答道:「是。」向扬一指骆金铃,道:「这位姑娘希望能入贵庄门下,待在下私事处理妥当,便要前去拜访 .不知贵庄可有什么规矩,是否能容这位姑娘投奔?」
      蓝灵玉本来该与石娘子等一同回巾帼庄去,因为途中起了些变故,这日随慕容修同行,心中本已彷徨不安,思绪纷乱,听了向扬说话,也 不能静心想上一想,一时竟怔怔地答不上来。过了一会儿,才道:「这……也没有什么规矩,只是…
      …只是……「脸上突然微微一红,道:」对不起,向兄,我……我拿不定主意,应当是不打紧的……你就尚巾帼庄去吧,让大姐来决定得 好,我……我……「
      向扬、文渊素知蓝灵玉行事乾脆爽快,今日见她神态大异寻常,说话还吞吞吐吐,心里都大感疑惑,却也不便多问。向扬一抱拳,道:「 既然如此,那么在下先走一步了。」当下招呼骆金铃过来,两人并肩离去。
      此时天将破晓,东方云际渐露曙光。呼延凤和苗琼音身上的斗篷闪耀金光银辉,绚丽夺目。华瑄说道:「文师兄,我们什么时候去救紫缘 姐姐?」
      文渊略一沉吟,朝慕容修望去。慕容修一扬手中帖子,说道:「八月十五,东海海外红石岛。现在出发差不多了,要走现在就能走了,麻 烦的事可还多着!」
      柳氏姐妹突然并肩而出,一齐伸手指着慕容修,一人叫道:「慢点,慢点,你说文公子只能再找一个人去,那我们不就不能去了?」这是 柳蕴青。
      另一人也叫道:「是啊,是啊,怎么可以这样!」那自是柳涵碧了。
      慕容修双眉一挑,一看文渊,嘿嘿笑道:「小子,这两个小丫头跟你什么关係?」文渊脸上一热,心道:「哪有什么关係?」急忙摇了摇 头。慕容修道:「夺香宴上全是来自五湖四海的色鬼淫贼,你我两人去踩场子,倒还不算什么。这两个小丫头武功不好,偏偏生得又美,要是 去了夺香宴,第二天要还回得来,八成也不是处女了,去了岂不是自己害自己?」
      猛听「刷」地一声,呼延凤展开金翅刀,怒声喝道:「大慕容,你胡说什么?」
      慕容修斜睨呼延凤,冷笑道:「你也一样,最好别去夺香宴。我说要带一个女人去,那是规矩如此,不得不然,否则就得一路杀进去。杀 的要是都是高手,那也痛快,但若一堆下三滥杂碎也来碍手碍脚,那我还得花时间多擦几遍剑上的污血,烦人得紧。就我看来,除了我家小妹 ,这儿没一个女的有本事上夺香宴,还能安然离开的。」
      呼延凤朝他怒目而视,又转头望着蓝灵玉,道:「蓝三庄主也是?」慕容修道:「自然也是。」呼延凤脸色一沉,道:「那么你却要带她 去,是何用心?」
      慕容修哈哈大笑,道:「我带她去,当然会好好保护她。文渊那小子带的姑娘,却未必保护得了。」
      忽见金光闪烁,金翅刀双翼齐扬,呼延凤朝慕容修戟指喝道:「大慕容,你别太狂妄,你以为你当真厉害得很吗?」慕容修笑道:「那当 然!」呼延凤怒火更盛,脚下一冲,便要上前出手。秦盼影连忙拉住她,道:「师姐,别激动。」
      文渊心道:「云非常的武功已经领教过,寇非天想必更加厉害。那程太昊、白超然自然也非易与之辈。这夺香宴,师妹是不能去的了,小茵行事机警,确实最适合同我前去。」当下道:「小茵,那么你就跟我去红石岛赴夺香宴,这几天,师妹就先跟这几位云霄派的姑娘在一起。 」
      华瑄微微噘嘴,拉着文渊的衣角,低声道:「好不容易见面了,又要分开?
      文师兄,你也带我去嘛!「文渊正色道:」师妹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,对方高手如云,行事又残忍诡秘,我未必照顾得了你们两个,要是 有了什么闪失……「
      一见华瑄脸上难过的神情,心中不禁一软,却也不能答应,柔声道:「我怎能担当得起?我没有好好保护紫缘,害得她身处险境,已经是 极大的过错。要是你们再有人遭到危险,我……我真的是罪不可赦了。」
      华瑄虽然思念文渊,不愿才刚见面,不旋踵又要分离,但也知文渊所言确是实情,不禁黯然幽歎,低声道:「要是我武功再好一点,紫缘 姐姐就不会被捉走,现在……现在我们就可以高高兴兴地在一起啦。」
      小慕容拍拍华瑄的肩,轻声道:「妹子,别这样说嘛,我也有疏忽。总之,我们一定会把紫缘姐救出来,你也别想太多,得振作起来才是 啊。」
      忽然间,文渊想起一事,道:「是了,小茵,师妹,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事,紫缘怎么会落在四非人手里的?」小慕容摇摇头,歎道:「 说起来真是莫名其妙,我……我觉得好像被人耍了。」文渊心下不解,道:「怎么说?」
      小慕容道:「前些日子,我们在附近镇上投店打尖,睡一间房。到了夜里,我听到窗外有什么声响,就把华家妹子跟紫缘姐叫醒,拿了短 剑出去看看。」文渊道:「有人来袭击你们?你跟他过招了?」小慕容摆摆手,状甚沮丧,道:「没有,我根本没见到半点人影啊。我马上回 房,就发现华家妹子躺在床上,紫缘姐却不见了。从头到尾,我连对方的一点影儿也没见到。」
      这番话说来,文渊听得惊疑不定,心想:「能把小茵摆布得如入五里雾中,这人能耐可真不小。」一望华瑄,说道:「师妹,你跟那人交 手了?」
      华瑄脸上一红,摇摇头,道:「我……我根本不知道怎么会昏倒,我明明是在紫缘姐姐身边的,又没有人点我穴道,也没有迷烟迷香…… 除了慕容姐姐从窗户出去查看,其他门窗全部关着啊。我和紫缘姐姐坐在床上,背对着墙,实在没看到有其他人。」
      如此一来,紫缘如何会为人所擒,竟是一点头绪也没有。文渊沉吟道:「奇怪,师妹既然也中了暗算而晕去,那人何以不把她一起擒去? 以这人的神出鬼没,小茵也未必是他对手,那人的目标却只是紫缘一人?这人究竟是谁,意欲何为?」
      忽听「叩、叩」几下声响,慕容修手指轻轻敲着剑鞘,低声道:「莫非是,莫非是!」小慕容微微一惊,道:「大哥,你……你是说,那 人是他?」
      听闻慕容修如此低念,文渊留上了神,道:「慕容兄,莫非是谁?」慕容修道:「莫非是就是莫非是,还问是谁?」文渊一愣,不明所以 ,道:「什么意思?」
      慕容修微露冷笑,道:「四非人之末,莫非是!嘿嘿,武功虽然不行,心机却还是这样深。小妹,你着了人家的道儿,夺香宴上我们加倍 奉还,这个亏可不能吃!」又向文渊道:「小子,咱们最好早点儿动身。你的女人落在此人手里,可大大的不妙!」
      东方已露鱼肚白,朝雾之中,同在此刻,却仍有一处不见天日。这是一处荒山深谷之中,一道曲折通向地底的裂缝之下,流泉幽咽,山间 溪水渗透汇聚于此,在地底形成一个池子。洞顶一滴一滴落下水珠,扑通、扑通地落在湖中,落在一张沉睡的脸庞上,滑经柔嫩的肌肤,又融 入水中。
      这美丽的身躯似乎也与水融为一体,水面上的半身倚着池岸青石,散逸的秀髮随着微弱的水波浮动。
      一滴水珠落在她的眼睫上,轻轻颤动。这个姑娘似乎清醒了过来,身子挪了一下。忽然,她惊觉身旁的冰凉,蓦地抬起头来,发现自己是一丝不挂的,些许的惊惶浮现在她脸上。她不安地环望週遭,阴暗的光线中似乎隐隐有个人影,只听那人语音虚弱,却极尽柔和地说道:「紫 缘姑娘,睡的可安稳吗?」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撸射了_夜夜撸在线_日日夜夜撸在线影影院_很很撸影院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